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越战争记录大全

戴旭:“新中国六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靠连续几场自卫反击战打出来的。”

 
 
 

日志

 
 
关于我

老山荣军非俺自己,他是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作战军人的总称,俺只是其中一员,从1979—1989年厉行十年的战争中,有无数中国军人长眠于那片土地,活下来的战友及牺牲烈士的亲人难以在那场痛苦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我身为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传承后人,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经历有限,为此写原创及少,本博所有相关文章和资料,,均搜集于网络及相关书籍和资料,所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且真实性难以保证,请战友和网友见谅并予以补充!推送之《中越战争大全》圈子,以供读者。

网易考拉推荐

84年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回忆录——铁打的营盘  

2013-05-08 00:27:41|  分类: 老山之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4年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回忆录——铁打的营盘



(一)铁打的营盘

       部队的营房是60年代的产物,苏式平房建筑。红墙黑瓦,白灰勾缝。宽大的走廊,朱红色的圆木廊柱,两对开的朱红门,门上镶嵌四块玻璃,窗是无窗棂式的。各排房前屋后栽有冬青和香樟树,冬青被修剪的整整齐齐。香樟树高大挺拔,四季常青。

       各个村落之间点缀有绿色的菜地,那是各连的菜篮子。部队的菜地特征鲜明,整齐划一、赏心悦目。菜地旁那些低矮的小瓦房是猪圈和给养员的住处,每个连都有十几头猪,在部队喂一年的猪就能立三等功一次,我们连的给养员是葛美彬(江苏如东),瘦瘦的一位好同志,老兵们洗照片都钻他的屋里。三等功主要是政治上有点用,农村兵只有二等功才能安排工作,吃商品粮户口的回去安排工作。在猪圈和菜地之间往往有一口水塘,水浇菜地,猪粪喂鱼,部队早就掌握生态养殖法了。

       炮营的营房布置从北往南依次是营部,高机连的食堂饭厅,82无后座力炮连,高机连,100迫击炮连,最后面的是高机连。数我们高机连的房间最多,人数也是最多的,车辆也是最多的,连部门前的场地也是最大的,有篮球场。全营开会都在我连门前的操场上。我们连不满员,像我们三排5个人一班,全排只15人,住的是二间屋子打成一间的大寝室。在步兵排往往八九个人一班,一个排近三十号人,住三间屋子打成一间的寝室。我们排寝室里只有简单的用具,木头双层床两边各摆放三架,中间对着放四架,两个窗下各有写字台,门旁有个碗柜。听老兵讲,过去与碗柜并列放的是枪架,轻武器全部放寝室里,后来发生士兵打架酿成枪击事件,武器全收到连枪库了,只有连长指导员的****可以放寝室里。

       刚到部队,就知道我师是防苏的部队,属战备值班师。平时星期天外出和人员探家有着严格的制度和规定,按照随时打仗一样要求。训练抓的也比较严,全团都要向“硬骨头六连”看齐。在多次的比武竞赛中,哪个连队赢了六连是非常荣耀的事情。我们连在精神文明创建方面也赢过六连一次,以后看到六连的老乡,就把胸脯挺的老高,一副六连不过如些的态度,现在想来可笑。

       六连――全军郝郝有名的“硬骨头六连”,算是我团的贵族。在师部对面,有座“硬骨头六连”展览馆,里面陈列的全是光辉的战史。二营旁的靶场也是以六连名字命名的,叫“六连靶场”,平常听到的枪声就是六连战士训练的枪声。六连战士个个都是神枪手,但全是用子弹喂出来的。不过六连人的战术动作和身体素质真是呱呱叫,五公里越野是家常便饭,战术动作是又帅气又迅猛。六连有很多表演任务,常常要接待各级首长视察。到我们家乡来接兵的就是六连的一个排长,叫耿平,直接要了二个老乡去六连,一位屠兴安,在战场上智擒越寇、英勇负伤,荣立一等战功,退伍后安置在县工行;一位雷凤鸣,3月8日打小尖山十六勇士之一,荣立三等战功,后考上军校,在“硬骨头六连”就任过排、连长,上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现任安徽省军区上校团长。耿平后来在老山防御战中光荣致残,失去了一条腿。

(二)山雨欲来

  85年7月13日上午,部队不断流传将去前线的消息,首先是我们连里的饮事班老班长李金龙(河南邓县),约有三十多岁,憨憨的胖胖的黑黑的老志愿兵,在当时我们新兵蛋子眼中却是德高望重的重量级人物。他那一批兵里有很多当干部的,消息来源广。他和几个河南籍的小老乡交头接耳,对于我们头伸进去听听也是呵呵一笑:“军委指定我师上前线,明确是打越南,越南侵略柬埔寨,现在又准备抽二个精锐师,到柬埔寨发动对红色高棉的旱季攻势,如果要减轻红色高棉的压力,我国只有军事介入了,不知军委让我师去柬埔寨打,还是就在中越边境打。”

   “当时报纸广播对中越边界战斗的事报道的不多,顶多看到小豆腐块般的消息之类的,什么越军在边境不断挑衅,埋雷打炮,打死打伤我边民,炸毁我民房,使我边民流利失所等。”老班长最后总结:“总之在中越边境牵制越军的可能性大。”

   打仗的传言让部队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快10点钟时,营部通知――全营集合。左臂佩戴臂章的各连队值班员的小哨子“瞿瞿”地响着……,一、二、三排列队带到连部集合,又被带到营部前。

   100迫击炮连和82无后座力炮连主力几天前就开进三界演习区域了。留守人员全部都到了。

  营教导员刘丛华(湖北荆门人),长着一副苹果脸,他在集合好的全营干部战士队列前传达上级精神: “现在部队里有不少谣言,讲我们部队要去打仗。这不是事实,是谣言,请大家不要信、不要传,一切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认真做好目前的各项参加演习的准备工作,为我营在三军联合演习中练好真功,减少事故,取得好的成绩不断努力。”等等。

  在全营为时不长的训话会上,大家注意到营教导员刘丛华阴沉的脸色,心中都在猜想:‘营教导员一贯非常敏感,看来又有人向营教导员打小报告了’。教导员是位非常有水平的老政工,过去我们都领教过。他随时能够观察出部队存在的新动向,并能快速反映。马上召集全营集合开会,从思想上纠正,但我们通过教导员的脸色感觉老班长讲的话可能是真的。

  队伍解散后,紧接着连队值班员通知各班:“战士出营房必需经过团军务股批准。” 过去出门和排长请个假就行了,现在管制,这其实就是严格控制人员外出。

  过了一会,从我们连队的门前向营部望去,营教导员的爱人(大概姓黄,也是湖北荆门人)从师部家属大院到营部来了,行李也搬来了。营教导员的爱人穿着深篮颜色的花府绸短袖褂,下穿百褶裙,运动发型,典型的家庭妇女形象。很有意思的是不管营教导员走到哪里,她都在后面也跟到哪里!这是为什么啊?如果真是去打仗,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牺牲,所以走之前紧跟不离,唉!看来是抓紧保贵时间,在一起聚聚!谁也不知道这俩口子今生还能不能见面!

  7月14日一切照旧,早上5点钟,喇叭里响起平日里听惯的起床号声,演习还没走的各连队依旧集合队伍出操。晨雾中,各连队喊着洪亮的口号,踩着整齐的步伐围着营区道路跑一圈。

  上午10点钟,文书马广宏(江苏高淳)带领我和几位新战士在军械库擦枪。后窗外传来汽车的轰鸣声,伸头一看,100迫击炮连的车队回来了,直接开到寝室门口,只见大老安(安明银)跳下车,看到我从窗户伸个头,马上跑过来站在冬青树边喊我:

  “老何……!”

   “老何……!”

  “我们连和82炮连都开回来了,我们刚到三界演习场地,还没有正式投入训练,接到紧急通知回来准备上前线。靶场的人员讲炮九师已经向云南前线开了。” 说完,大老安急匆匆地跑去卸炮,看来千真万确要上前线了。不然准备半年的三军合成演习不会随便中止的。

  大老安大名安明银,我周集老乡,胖胖的脸,一双象眼,个子不高,比我大一岁,入伍后表现很好,新兵训练结束后任100炮班一炮手,平时扛炮筒,操作瞄准具。看他天天训练特累,没想到上战场后,他最舒坦。


(三)军令如山

  下午2时,全连集合在队部门
口的操场上,连指导员吴引其手捧着一张纸,头在脖子上扛着,认真地正式宣布命令: 

  “我部即将开赴云南前线作战……。

   ――对和平时期的军人而言,这次是千载难逢的报效祖国的时机,全连同志一定要学习老一辈革命家的精神,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来迎接祖国对我们的考验,赢得上级领导对我们的信任。

   ――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得向外界发信件和打电话,严禁外出,不得向外透露半点部队行动,认真执行保密守则。 ――余下的时间在没有新的命令下达前,我们的任务就是做战前准备――再准备。”

   同时鼓励大家写:“请战书、决心书。”

  我注意到,指导员的眼睁的很大,眼神除了看手上的纸以外,很少与战士们的眼神相碰,大部分的时间眼光从战士们头顶穿过,盯着营房门前的树。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这个场景好像还在眼前。

  这不是传言,也不是演习。全连人员得到真实的消息后反而比较平静。 “部队是真的要打仗了。” 当时我脑子一矇,不是怕,是想象不出什么是“打仗”的概念。孩提时代打假仗,觉得不过是一场游戏,现在什么是“打仗”。当时脑子里没有这个概念。现在回想真好笑,一听要去打仗,就觉得是冲山头杀啊杀,全部都豁出去了,身边的什么都不要了,钱也不要了,这个时候看的战斗影片中的镜头全活了,其实还是找不到“打仗”的概念。

  各班带回后,排里有人互相提醒下一步具体做什么,做什么呢?首先是写遗书,烧信,买零食,整理留守包,接着是剃光头。用剃光头来表达誓死如归的心情。我想不仅我们战士在考虑下一步干什么。连、营、团、师的领导也在计划下一步的工作方案吧!总之,打仗的命令证实后,就按照打仗的思路有条不紊地做准备工作。

  好啦!全排人员个个拉开自己床下的小抽屉,摆弄里面私人用品。还有我每个月存的5块钱贴花奖,口袋里还有二十多块钱,我想怎么花掉这笔钱呢?去军人服务社,买平时舍不吃的零食;八班的官小林小声跟我讲:

  “何斌!我们一块去军人服务社,买点吃的用的去。”

  “好啊,去就去。”我讲。跟班长请个假,和官小林一块走出门。嗨!经过的各连营房,门廊柱边都是烧的一堆堆信纸灰,一阵风吹过,成大片的纸灰吹到台阶下水沟里,小纸灰被风吹到空中,转着弯儿往上飘,往右,往左,往下,往上,像一只只黑蝴蝶在营区飞舞着。经过小弹药库时,步兵连哨兵表情平静但头已剃光了,青栩栩地反着光,衬托着飞舞的黑蝴蝶。看到这个场景,在我心里,腾地一下升起悲壮的感觉,心里升腾起一股热流直冲天灵,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次战死疆场,十八后又是一条好汉,这种感觉让我的腰愈挺愈直,有一种无所畏惧的气概。

  军服务社的食品全卖光了,包括白酒红酒。玻璃柜下剩的只有日用品,烟酒柜组的那个眼睛贼大的女营业员过去态度和蔼可亲,今天一反常态,满脸严肃,她丈夫是团机关干事。

  饮事班的老班长李金龙到各排收贴花奖券。我一共9个月交给老班长帮我取,我自己出不去了(我也不想出去)。贴花奖是一种储蓄方式,每月存5元钱,银行给一张5元券把它粘在一个卡上,卡上有12个格子,贴在对应的格子里。到年底去储蓄所连本带利的结算,中间每月参加摇奖一次,我从来没有中过奖,只当成储蓄,省一点钱,另外就是储蓄所里有个女的长的特好看。

  有一次听大老安讲,他去存钱,看到储蓄所里那个办手续的女营业员因为天热了,穿着一件领口低一点的西服褂子,西子姑娘本来就细皮嫩肉的。他在柜台外面等着办手续,在她一低头的瞬间,领口被挤的突了出来,连乳沟都看到了。他自己的脸红了半天,和我讲的时候还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现在看电视、网上有些女人恨不得把双乳举出来,让全世界的人看。后来我去看,果然长的漂亮。

  我们新来的排长名叫覃永年(广西浦北),从二师抽来的。萧山农场的兵也补充到各连了,我们班补充一名,目前满员5人。团通信连的通信电台兵分下连队了,我们连分来的是霍邱老乡――方斌(霍邱农机厂)。

  副班长陈长安战前提拔为第二班长。

  老战士孙宪才提为副班长。

  新来的是农场兵叫管飞(安徽蒙城),二年兵,身高马大,任三枪手,目前才分配过来专业不懂。晚上全营集合。

  临时在我连篮球场上接了几盏日光灯,照的如同白昼一样,让人感觉非比寻常。晚上大会是营长朱治国(湖北荆门人)主持,营长朱治国的舌头有点大,讲话呜哩哇拉。平时能罗嗦的营教导员刘丛华这次讲的比较少,非常时期发生非常事情啊。
这时我讲一件事,营长朱治国和营教导员虽然都是湖北荆门人,但是俩人关系不对蛋,实在让我们当小兵的想不通。
全营集合开会和下午连队开会动员一样,看来下一步是团里动员了。营领导讲过话后,各连领导讲话,接下来,各连站出了一些代表发表慷慨激昂的决心,并向其他连队挑战,挺起胸膛接受祖国的考验等等。

  营长朱治国最后作总结并大声宣布:“明天一早各连全副武装,团部球场集合开全团参战誓师大会。”

   7月15日天还没亮,连队值班员的小哨子便“瞿瞿……”响了起来,起床立马整理内务。一个班二支冲锋枪,由二位班长背着,我们只扎一条军用腰带。在全连队集合整队过程中,矇眬中听到不光是我们炮营,全团到处都响起此起彼伏的口令声。整队完毕,向团部灯光球场跑步前进,一、二、三营和炮营,特务连、汽车排和卫生队全部到齐,球场被挤的满满的。

  天也渐渐地放亮了,天空有点发青。宽大的讲台上,像平时一样布置四张长条桌,桌上搭着红绒布,一拖到底。可以坐七八个人的讲台,配有椅子,但只坐二个人,团长陈传发,政委赵传喜。团长坐在正中间,腰板挺的笔直,胡子刚刮过,脸呈铁青色,面无表情,双眼盯着前方;团政委坐在最左边的位置,双手守着麦克风,面容依然是笑咪咪的,剃个光头,军帽下面光光的,刚理的光头,像一尊部队弥勒佛。

  团长和政委一贯会演对手戏的。从全团各种大会上都可以看出,配合默契。今天政委主持,团长做报告,团长首先宣布一军军部转来中央军委的命令:

  “1984年7月13日中央军委命令:调南京军区第1军军部率第1师、第36师;炮兵第9师师部率第直属13团、第14团;福州军区炮兵第3师第13步兵团赴云南中越边境轮战。”

  团长接着说:“根据目前形势,我军自抗美援朝以后长期没打仗,不利于锻炼部队和军队建设,因此中央军委要求各大军区到中越边防前线轮战,用实战来锻炼部队。一军军部将率我师执行中央军委的命令,第一批开赴中越边境,执行对越自卫反击战轮战任务,我团将于7月21日乘全军第一列火车开赴云南前线。到达云南后,受昆明军区指挥,部队编入昆明军区战斗序列。”

   陈传发团长接着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时我们高标准严要求,各营各连都取得了良好的成绩,实际效果怎么样,我们拉到战场上检验一下。在抗日战争和国内战争时期,我团的历史都写下了光辉的篇章。还是抗美援朝上甘岭一战,打的中外驰名。我们团就是要发扬革命传统,在现代战役中打出声威。平时各连训练,个个都像小老虎,难道上战场就成了狗熊。从军事素质上我军和越军相比较,虽然越军几十年一直打仗,作战经验丰富,但我们只比越军强,不会比他们弱。我国的军校培养越军许多军事干部,对我军的传统作战方式很熟悉,但越军毕竟是学生,我们才是老师,老师还能打不过学生吗。越军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特工队,善于偷袭,是越军的一支不可小视的力量,我团下一步要认真研究特工队的特点,制定切实可行的方案保证我们的反击战胜利,使这次轮战凯旋而还。”

  政委接着补充:“注意事项、保密原则,我一团有着光辉历史的王牌团,从建团之初,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号称能攻善守的猛虎团。但我们也要注意保密的重要性,这次长途奔袭,上了战场让越军不知是那里来的部队,不知你这个部队的来历,打越军一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同时也减少了部队的伤亡,所以保密工作非常重要。比如从驻地带走的火柴盒,如果在火车行驰途中遗失,会让敌人探知我们的来历。”

  赵政委接着说:“更不能往外乱发信,告诉别人我们部队到哪里去,干什么去。一旦被敌人发现,就失去了战斗的突然性、隐蔽性。作为一个革命军人,保守军事机密是我们每一位同志应尽的义务。”

   大会最后,团政委赵传喜请二位参战的同志上台谈战斗经验,这两位都是参加过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干部,当时听到的全象是抽象的说教。

  晚上,本营的二个周集老乡大老安和李绍强我们终于聚在一起了,大家商量着一件事情,部队为了保密已经截断了通信的途径,而在当时电话是打不通的。我们将上前线,家中亲人还不知道,后悔没在前几天听到风声就写信。但万一不是打仗,不是让家里亲人担心吗。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写一封遗书放在留守的战备包里,当家里亲人看到这封信时,我们已经不在人世了。

  7月16日,上午九个班上训练场,把我连九挺高射机枪认真检查一番。选出三挺打包装,统一送南京军械厂检修。下午,全连九辆战斗班的汽车到团弹药库,领高机弹药。我从没有见过装那么多高机子弹啊!每个车上放上40箱高机弹,车轮都压扁了,乖乖!在每个车上还放一箱冲锋枪子弹,白茬木箱1444×2发,其他时间继续准备。

   7月17日,在营房左边炸药库简易靶场,连队组织高机实弹射击,每人二十发子弹,算是战前练习。我上去后,脚一蹬二十发就出去了,从防火帽喷出一米多长的火焰,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体会到枪林弹雨震撼的感觉。从参战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上看,我们的各级领导够慎重的了,后来我们上了战场之后,感觉不过如此,战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感觉自接到参战命令后,连队的训练生活一下子变的没有节奏了,从过去紧张的约束中变宽松了。只要不出连队的范围,比较闲,特别是打靶后,全连人员都拥到鱼塘猪圈里,下水逮鱼,磨刀杀猪。连部把厚积的家底子拿出来让大家改善伙食质量,大块的吃肉,大口的喝鱼汤。过去我们各班精心栽培的小菜园,如今各种小菜长的正旺,沟沟垄垄都被我们扫的干干净净,花了我们多少心血啊。换来的劳动果实品尝不到了,每个连队指定留守一人,一个人怎么吃的完。

  老天有时出奇的善解人意,战士们的心头有乌云,天也在下着雨。从13号天空就阴沉,今天午后,竟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杭州地区的天气就这样。到了晚上,灯光球场放影军教记录片《部队铁路运输》。夜空中大一点的雨滴没了,仍时不时下毛毛细雨,部队动都没动,全部看完。

  回来后熄灯号吹过,全排人员躺在床上都没有睡意。在三个班长带动下,全排人员挺在床上,你一言我一语,统一思想,明天咬破手指,写血书,表参战的决心。

  18日清晨喇叭里依旧吹响起床号,不过今天全团没出操,而是扎腰带集中到二营。在二营营房西边有条宽阔马路,全团人员分列马路两旁,听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张明讲话,做参战的勉励之言。穿着布军衣,踩着麻草鞋的副司令员来了,是个身材微胖的老头子,边挥手边大声说:“祝你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颇有老红军老八路的风范,这位老革命从枪林弹雨中打出来的,有什么怕的呢,他不是闯出来了吗?从张副司令走来的方向看,他从六连过来。

   19日,昨天夜里下了一场下雨,天上雨云下完了。本以为今天天气还不好,原来是个大晴天。清晨,环顾四周,山色是格外绿,空气格外清新。高机连门前的小溪也发出阵阵欢快的水声。送南京军械厂维修的高射机枪拉回来了,看到押送人员杨海青(安徽阜南)兴冲冲的向连长报告,他到南京玩两天,还可以向家里写信,心情是愉快。

  上午连队发放防毒面具、防化手套和防暑用品等,每个班还发一把大砍刀,像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东子用的那种,刀头有个弯钩,用来在热带雨林砍茅草杂树用,还有马灯、铝盆一班一个,每人还发了一块塑料布,南方潮湿,领导考虑的周到,下午各排统一在家休息。  
  评论这张
 
阅读(23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