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越战争记录大全

戴旭:“新中国六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靠连续几场自卫反击战打出来的。”

 
 
 

日志

 
 
关于我

老山荣军非俺自己,他是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作战军人的总称,俺只是其中一员,从1979—1989年厉行十年的战争中,有无数中国军人长眠于那片土地,活下来的战友及牺牲烈士的亲人难以在那场痛苦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我身为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传承后人,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经历有限,为此写原创及少,本博所有相关文章和资料,,均搜集于网络及相关书籍和资料,所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且真实性难以保证,请战友和网友见谅并予以补充!推送之《中越战争大全》圈子,以供读者。

网易考拉推荐

84年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回忆录——老兵班  

2013-05-08 00:17:26|  分类: 老山之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4年老山地区对越防御作战回忆录——老兵班


(二)老兵班

  新兵训练结束我以优异的成绩与陈金超分配到先行班,三排七班,全连的标兵班。先行班的人不光是军事素质要好,全连的各项工作都要走在前列,不是谁都能进入先行班的,主要靠军事素质,其次是上进心。
  班长朱建平(安徽贵池),有4年兵龄了,七班高机指挥长。平时不苟言笑,比较严肃。因为兵龄长,他睡的被子都变成白色的了,战士们对他特别尊重。
  副班长陈长安(江西星子),3年兵龄,我们高射机枪班一枪手。担当瞄准射击的重任,身材不高,相貌帅气,皮肤白眼大,面目和善,说话和气,平易近人。他有一部收音机,也等于是全排的收音机。 
  老战士孙宪才(江苏高淳),3年兵龄,二枪手。负责调整指挥班报来的敌机活动姿态的诸元。别看老孙黑瘦,长的有点尖嘴猴腮,但体能是全连最好的。在双扛上,做撑臂向上,他可以连续飞快地做几十个,让旁观者惊羡不已。但有时讲话做事让人觉得有点呈能。
  陈金超是三枪手,和四枪手一样的任务。是压弹、上弹药和排除枪械故障,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不久调到连部当通信员。打仗前调到团军务股给股长当通信员。
  我(何斌)任四枪手。战斗位置上少一个高低机的齿轮,工作起来方便一点,可能是班长朱建平看我年龄小吧。有高机连期间,始终在七班,战后做为骨干和团工兵排组建的工兵连任一班副。
  三排住在一间大房间里,分别摆放并行四排木头双层床,从西往东分别住七班八班九班和排长。班长排长们靠后窗住,陈金超住班长上铺;并行老孙住二床,我住他上铺,班长陈长安住三床,上铺后来管飞住。另外三个靠窗的位置是八班长盛云富(江苏沙州),九班长吕剑(安徽濉溪),排长周春林(安徽来安),不久升为本连副连长。八班九班的副班长分别是徐显根(浙江金华)、孙宏彬(安徽宿县);同排战士有八班的吴江音(上海奉贤)、王殿元(江苏金湖)、李卫(江苏金湖)。九班的马逢水(安徽凤台)、张宋(浙江上虞、调去学驾驶,结果晕车退回)、官小林(浙江新昌)、徐建国战士(河南密县),徐建国战前调到饮事班工作。
  李列分配到王敏班长的指挥班任测距手,二个月后调营部任营教导员通信员,许力分在一排二班、韩世忠分配到二排六班。
  下到老兵班,好的事情学了不少,但坏的方面也被熏陶了很多,什么骂人的口头语:“傻比”,“盖了帽啦”,“小西施”,“小赤佬”等等。
  我到部队后,除了训练非常累,但精神相当饱满。伙食上除了菜糟糕外,吃大米饭还是非常香。有一次累急了没就菜连吃了两大碗米饭,部队的大米饭香啊,就是一天三顿都吃大米饭不习惯。部队很少吃面,一到吃炒面就得抢,逢到安明银和李绍强的连队吃炒面,他们就想方设法帮我搞一碗,常常把别人的背上搞的都是面条。等到自己连队吃面条,安明银和李绍强就拿着饭碗站在我连餐厅窗外拿眼朝我看,我是二话不说,拿着筷子和碗冲进人群,别人背上也让我搞的全是面条。
  下到老兵班后,除了高射机枪理论课单独上,其他生活和训练与老兵们同步,新兵集中军事训练的压力减轻多了。主要是对部队的一些初步的常识已经领会,队列训练不在首位了。
  步兵连在搞什么单兵战术训练,班排战术训练及合成训练。我们连主要是专业技术方面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由老兵尖子在俱乐部上理论课,我记下了厚厚一大本笔记,高射机枪的构造和名称、功能和操作、故障和排除。
  其他大部分时间在枪库门前的草坪上训练。一枪手练瞄准,两个高柱子上拉二根钢丝,钢丝上挂有小型飞机模型,有专人拉拉线让模型来回运动,让一枪手练瞄准。三、四枪手练压弹,用压弹机把高机子弹压进弹链上;数只弹链连接在一起,接着练子弹上膛,练快速排除高机故障。班长举着小红旗在后面指挥。连指挥班往往是由班长带领,跑到一座山上,举着测距机往天上看,看测距机里的小白点,据说没有二个月什么也看不到。
  团里积极开展大练兵活动,作训股常派人下到各连看训练情况。下一步还要搞大比武竞赛,全团大会竞赛前三名上台领奖。
  我在军事训练方面从不落人后的,除了正常的训练时间,我还在业余跑到枪库,揎起枪衣自己练习。有时邀请老兵帮我掐表计算时间。在短短的几个月里,我熟练地掌握了高射机连的结构和名称,并能够熟练地分解和组装。在长时间的摸索中掌握利用技术手段来弥补体力上不足,快速排除机枪故障。还在压弹和装弹的时间上取得显著的进步,军事技术在全排有目共睹。
  应了一首歌唱的: “苦练巧练卯足劲儿练哪,我们的本领强,嗨!才能打胜仗” 。
  不光是我,整个部队都有一股练兵的热潮,整个围绕着即将到来的比武和演习而准备。
  考核哪天到了,在枪库前的草坪上,团作训参谋手掐秒表,表情严肃,只考装弹。本应是我稳拿全连三、四枪手第一的名次,被我丢掉了,上子弹时,卡壳,排除时多用了时间,没拿到名次。团里召开大会,隆重表扬前三名,看到别人上台领奖,心里不是滋味,现在想想还是有点遗憾,虽说奖品仅仅是一条毛毛巾而已。
  对于即将到来的军事演习,听老兵讲,演习不可避免地会有伤亡,属正常现象,心里也有点紧张的。到部队半年多来,我对自己的军事技术进步还是满意的,一是自己到部队后发展不错,军事素质提高快,分配到先行班。二是对自己的成熟暗暗高兴的,经过政治学习,看问题想事情知道三思而后行了。毕竟是靠自己的努力走到现在,而且可以预料,依靠自己熟练的军事素质圆满地完成演习任务后,我就会像老兵们一样真正成熟起来,成为一名合格的可以肩负保卫祖国神圣使命的战士了。
二、参战命令

我们团的营房像是散落在北高峰山脚下的村庄,一圈围墙依山而建如鹅蛋型。一个营一个村,一律门朝南。在各连队的周边,设置有篮球场、军体设施等。团部、一、三、炮营和汽车排组成一个椭圆形,一条柏油路像一根线把各部分串成一串,路两边清一色的水杉树。营房中部有个大操场像一个大草坪,二营独立住在营区外,二营边背依小山包设有六连靶场,靶场比较先进,有遮阳看台,安装有自动报靶系统。二营和团部之间是我们团的大礼堂。
  评论这张
 
阅读(15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