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越战争记录大全

戴旭:“新中国六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靠连续几场自卫反击战打出来的。”

 
 
 

日志

 
 
关于我

老山荣军非俺自己,他是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作战军人的总称,俺只是其中一员,从1979—1989年厉行十年的战争中,有无数中国军人长眠于那片土地,活下来的战友及牺牲烈士的亲人难以在那场痛苦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我身为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传承后人,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经历有限,为此写原创及少,本博所有相关文章和资料,,均搜集于网络及相关书籍和资料,所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且真实性难以保证,请战友和网友见谅并予以补充!推送之《中越战争大全》圈子,以供读者。

网易考拉推荐

越南高官称输掉中越战争是心理阴影 现可打到北京  

2011-06-07 13:18:34|  分类: 中越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南高官称输掉中越战争是心理阴影 现可打到北京

 

转之:凤凰网

 

       内容提示:越南军队的陆军副总参谋长阮哈一同志,曾经在去年对媒体说过豪言壮语,说输掉1970年代末的中越战争,一直是越军的心理阴影,但是现在重来的话,越南陆军完全可以打到北京去。

凤凰卫视2011年5月12日《时事辩论会》节目,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程鹤麟:越南军队是很威武的,越南军队的陆军副总参谋长阮哈一同志,曾经在去年对媒体说过豪言壮语,说输掉1970年代末的中越战争,一直是越军的心理阴影,但是现在重来的话,越南陆军完全可以打到北京去。

越南又是占领中国南海岛屿最为严重,抢夺中国南海资源最多的一个国家,最近越南又在南海的问题上搞了很多的名堂,所以刘澜昌同志,刘澜昌博士非常生气,非常非常生气,怎么办?

刘澜昌:打啊,很简单吗,告诉你这次越南国会在南沙选举,他预先就想好你北京是怎么打他的了,肯定就抗议了,这个领土是我们的,抗议一下就完了。但是那个领土是你的,你怎么不拿回去,你不拿回去的话,你说你要谈判吗。

程鹤麟: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问题,一定要拿回来,但是是靠什么办法拿回来

刘澜昌:对了。

程鹤麟:对你这种鹰派的说法呢,这么两位鸽派就不大同意。

刘澜昌:问题是你看谈有没有谈,谈了多少年了,十几、二十年了。

程鹤麟:所以他们提出来一个新的招数。

郭一鸣:现在我觉得谈有个技巧,你们看刚才主持人讲,参谋长这家伙。

程鹤麟:陆军副总参谋长阮哈一同志。

郭一鸣:口出狂言,不过就是给自己壮壮胆,壮一下自己的胆子而已,我们觉得打仗不能解决问题,美国够强大了吧,打阿富汗、打伊拉克,打出什么结果来了,中国在解决这些邻国的争议问题,绝对不能用动手打的问题来解决。

郭一鸣:过去我们曾经用过这种手段来打,但是最终没有解决问题,还是谈出来的,我先就讲越南。现在陆地的边界跟咱们的中国已经谈妥了,已经解决了,现在只有海上的问题,海上的问题我们觉得现在在新的这样的一种历史背景下,有的网友提出来,经济上给实惠,其实给实惠也是双边受惠一点,我们可以给一点,我们是大国吗,我们现在是个泱泱大国世界老二,我们多给他一点,要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天朝的这种,我们向他施恩。

刘澜昌:我先讲一下好不好。

程鹤麟:不爱理郭一鸣了。

刘澜昌:郭一鸣连历史事实都不顾,打没有用,西沙不是打回来的,赤瓜礁不是打回来的,你说那个西沙和赤瓜礁谈能谈回来啊。1974年西沙一战,1988年赤瓜礁一战,都是打回来的,打了又怎么样。

程鹤麟:如果不打的话,现在还在人家手里。

郭一鸣:历史是历史,我们历史过去也打过好几仗,但是没有结果,结果怎么样留下一些后遗的问题,这个咱们就不提了。过去的当时打西沙也好,后来70年代末那仗也好,是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打的,现在要打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是不是。过去中美可以联手进行情报合作,可以联手对付苏联,可以联手对付苏联的马仔—越南,现在那就不一样了。

程鹤麟:李炜你先讲。

刘澜昌: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叫李炜讲,因为李炜有时候是个鹰派,您想争取他。

程鹤麟:他不会同意郭一鸣的宋江言论。

程鹤麟:投降主义。

李炜:我们处理越南问题要从全面去考虑,我们这个岛这个礁,我们有经济利益,还有我们的主权利益在里头,如果我们用军事力量去打,今天就会面临一个新的问题,给美国介入中越矛盾进入南中国海的借口。这个情况我们就可以假设我们打仗了,我们派军舰过去了,我们占了那些礁岛了,把在那打井打油田的越南人都赶跑了。

好了,紧接着会出现什么问题呢,我们跟东盟的关系,我们跟越南的关系将会紧张,这不符合我们现在中国和东盟的战略发展关系,现在我们在越南本身还有投资,我就算油田能拿回来10亿美元,我们现在在越南到去年年底的直接投资已经是30多亿美元,是我们投资的东西。

然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大家知道中国边境问题,好多边境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可是我们中国和越南有1400公里的共同边境,现在是属于完全调节好了,就跟俄国的边境一样调节好了,越南边境和俄国边境现在已经不是中国的问题了,到开战以后就有1400公里的紧张地区。

刘澜昌:讲到中越边境、陆地边境,我想我可能比你们都了解,法卡山战斗,老山战斗打的时候中国前出20公里,什么叫前出20公里,就是占了越南20公里,打完占完以后再谈判,划一条对中国有利的边境线,就这样。

程鹤麟:就是打出来的。

刘澜昌:很简单吗。

程鹤麟:这个时候突然间变成李商人,一天到晚30几亿,多少亿这有什么关系啊。

李炜:中国的发展就是和平崛起,中国的发展就是因为买卖做到了国外才会这么富足,今天中国一说是我们的总量多少,我们的总量多少什么世界第二经济,军费开支也是世界第二的,怎么来的?买卖做的好吗,买卖做的好才有钱,不做买卖过去老喊革命口号,什么都没有。

郭一鸣:我们经常批评美国一种动不动就打人家,现在包括对利比亚,中国也是这个态度,其实中国应该采取跟美国不一样的外交策略,我们一向是什么呢,一个我们是爱好和平,第二个你不打我,我不打你。

刘澜昌:真的要插你一句,要分清楚两种不同的性质,利比亚的问题,利比亚碍你美国什么事儿,只不过是说你的主权要低于你的人道主义或者什么,你的干涉可以大于人家。那么我现在是为了收复我的领土,我不是说要干涉,你的越南你不民主了,你的人权做的不好了,我们要来打你,不是这样的,我的领土被你占了,在南海有29个岛礁,我要收回来,问题是这样。

郭一鸣:按照你这个逻辑,我们现在要在南海这边要跟其它几个国家都有争议,我们认为我们的领土包括其它菲律宾,甚至包括文莱,像这样的一些小国,他们占领了,我们是不是都要跟他打仗。

程鹤麟:占中国岛礁最多的是越南,而且最凶恶的,想打到北京去的也是越南,杀鸡给猴看。

郭一鸣:解决领土的纷争,我们有智取有武力收复,还有其它的方法。

刘澜昌:他的观点其实就是不要,你说要经济买回来,你要给文莱多少钱,给菲律宾多少钱,给越南多少钱,你给的起吗?

程鹤麟:共同开发吗。

刘澜昌: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是你一厢情愿。

程鹤麟:首先他们二位的意思不是买回来,是说共同开发,用经济利益,等会,我不代表他们,我现在读一读观众的意见。

温故知新者说“用武力,没有实力谈什么解决争端,前车之鉴,越南人大胃,是永远喂不饱的,再多的经济让步也是泥牛入海”,这个说的多么好,温老师说的好。

共公的后代说“影响双管齐下”。

我爱了然兄说“解决中越南海问题,武力解决为上”。

小盾盾说“两招一起使才有效啊,单纯动武也不靠谱,不说国际舆论难听,就是对内也不符合稳定发展的需求呀,大棒胡萝卜历来是最好的搭配”。

慢脑子1423说“战争哪有光靠武力或光凭拼经济的?短期拼武力,长了还不是拼经济”。

Shimingtan说“当然最好是靠基础和影响力,动武是下下之策”。

幸福之海啸“又是拿钱去砸吗”?

一片闲云说“什么叫攻心为上?就是打他小子,叫他痛在心上。北打河内,南打西贡,叫他500年后都不敢北望”,澜昌兄这正和你意。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张文说“先萝卜后大棒是很符合中国韬光用晦的政策的,在经济上给予让步,尽量和平解决领土主权,不要轻易开战,破坏大好的发展环境。如果触及我们的底线,那就大棒挥过去”。

明教教主方烈震,明教又复教了,“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解决南海争端也不是请客吃饭啊”。

善于放弃也是一种智慧,这哥们说“使用武力,告诉越南不要在太岁头上动土”。

常文少将说“要解决好南海问题,必须先打掉一个刺头”。意思就是越南这个刺头先打掉,然后其它小国再解决。

酷浪散人说“靠经济解决争端纯属无知”,你们两位。

金久皓说“经济换主权是卖国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208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