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越战争记录大全

戴旭:“新中国六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靠连续几场自卫反击战打出来的。”

 
 
 

日志

 
 
关于我

老山荣军非俺自己,他是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作战军人的总称,俺只是其中一员,从1979—1989年厉行十年的战争中,有无数中国军人长眠于那片土地,活下来的战友及牺牲烈士的亲人难以在那场痛苦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我身为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传承后人,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经历有限,为此写原创及少,本博所有相关文章和资料,,均搜集于网络及相关书籍和资料,所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且真实性难以保证,请战友和网友见谅并予以补充!推送之《中越战争大全》圈子,以供读者。

(原创)第六篇:被逼“盘道”  

2009-05-03 18:31:49|  分类: 我的人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第六篇:被逼“盘道”

 

作者:老山荣军

 

 到西丰不久,诚恳的拜访李大爷使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有了转机,雇佣我们的雇主络绎不绝,在我们的辛勤工作中,不少家庭用上了崭新漂亮的家具,看着自己做的一件件另人满意的家具,我还真有些自豪感、满足感和成就感,随着和当地人的不断接触、和我们谦虚温和真诚的态度,我们在当地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这使我有了更足够的信心和勇气继续在西丰县发展,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意识到,真正的满足不在于学历的高低物质的富有和名声的显赫,而在于服务他人奉献自我,这才是我追求的人生真谛。

 但事情并不那样如我所愿,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虽赢得了雇主的信任和赞誉,同时也招来当地同行的妒嫉和排斥,他们有意挤对我们,经常找我们的麻烦,甚至还找当地的黑道流氓恐吓威胁我们,这些突如其来的局面,无疑使我们三个十几岁还没成年的小大人感到恐惧、失望、无援和无助。狂乱、躁动、寂灭的心情时时刻刻萦绕着我们,是知难而退还是奋起抗争、迎刃而上?带着冤屈和疑问我焦虑万分,眼看自己的胸怀满志将毁于一旦,难道命运对我就如此无情?都凭手艺吃饭,为什么还受别人的排斥和威逼恐吓?面对苍天、公平和正义何在?举目无亲的我再一次想起了房东李大爷,因为,在西丰县,我唯一的依靠就是我的房东李大爷。

 为了生存,也为了跟随我患难与共的弟兄,我怀着无限的期待和及其复杂的心情,来到李大爷家,看到房东李大爷,好似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一瞬间,我不由自主的掉下了委屈的眼泪,这泪,是我来到西丰近一年来第一次,特别是在比我大一岁的俩个徒弟面前,无论再难,我也要坚强的硬撑着不让他们看出来,在他们眼里我一直是刚强、自信、富有号召力的师傅。而此时,我实在是控制不了我内心的情绪。李大爷和李大娘听着我的诉说,也随之气愤不已,并安慰我不要着急,明天就去找当地的木工头目和黑道老大为我讨个说法,晚上还留我在他家吃的晚饭。

 第二天晚上,李大爷让他的小女儿把我叫到他家,告诉我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那就是当地的黑道老大是受木工头的指使做的,因为黑道老大和木工头是磕头的拜把子兄弟,只要当地的木工头不说什么,他们不会找我们的任何麻烦的,关键是当地的木工头不好对付,李大爷说:当地的木工要与我“盘道”,盘道就是工匠行里对外地工匠们的规矩,也就是用行里的“黑话”考你的行业知识,如果你答不上他们的提问,就视为你是门外汉,他就有权利没收你的全部工具,你马上就要主动离开此地,且不可再入,假如你对答准确,他们则把你视为门内人,当客对待,处处照顾和帮助,用那时候的话说;就是自己人。实际上就象电影里演的土匪对暗号一样,例如: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他们因为看我年轻,不可能是门里出身,是故意来刁难我们,所以想借此“盘道”的机会,让我们自动离开,这样既给了李大爷面子,我也会输个口服心服,这些事李大爷当然不会完全明白。

 一般没经历正规拜师的工匠,是不会“盘道”的,无论你手艺再好,当接到这样的挑战会自动放弃离开,而我由于在学徒后期,快出徒时,师傅专门利用晚上休息的时间把这些和我讲过,并且把他知道的“盘道”规矩和行话都告诉过我,虽然我明白一些,但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说实话,我心里还真没底,所以我和李大爷说;回去考虑一下再说吧。

  当晚,我和俩徒弟商议,决定离开西丰去开原,因为西丰离开原很近,我也是怕“盘道”不成,再把我们的木工工具给没收,那样我们今后的生路就更难保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的行规我们是无力改变的,何况我的年龄和资历才是一个仅仅刚出徒的孩子呢,为了躲避这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忍气吞声的好……

 看着俩徒弟都一一睡着了,我翻来覆去怎么也难以入眠,难道事情就没有转机了吗?难道我们就这样窝窝囊囊的离开吗?我自问?假如就这样离开,一辈子不可能再回到这里,那不就等于自己彻底被人家打倒打挎了吗?真要是走了,那些等着我们干活的雇主会怎样看我?我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就这样拱手相让吗?李大爷全家会如何看我?俩徒弟又会怎样看我?难道我是懦夫吗?我不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这算留的什么名?什么声?就这样我碾转反侧无法入睡,整整熬了一个通宵,鸡叫声不知道几遍了,窗外已经渐渐有了亮光。

 我小心翼翼的起床,怕惊动正在熟睡的那俩位徒弟,独自来到院里,用木板皮和木棍扎的篱笆墙只有一米多高,远望邻居的屋顶和地上,到处是一层层白花花的霜雪,雾凇挂满树枝,三三俩俩的学生吵吵嚷嚷的正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看来是去上早自习,我赶忙打开篱笆墙门,走出院,跟随在学生后面,走着……走着……看着学生的背影,仿佛又想起自己当年上学时的影子,实际上我并不比你们大多少,你们也可能是我的同龄。想着想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哭的如此伤心和委屈,学校就在前面,看着学生走进校门,我随着也停了下来,想了好久……好久…… 学校,多么亲切,多么美好,多么无犹无虑啊!而我……你们的同龄?永远不可能……永远不可能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身边有棵松树,树下有块石头,我坐在了这块冰凉的石头上,继续我的胡思乱想……

 眼看着太阳从东面的山谷里冉冉升起,天上一片片红云,我的身上也有了一股股暖意,我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顿时,也打消了离开西丰去开原的想法和计划。准备迎接挑战!战胜对方!为了不给我的师傅丢脸,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遗憾,我首先要从心理上战胜自己,然后再去战胜对方,接着我默诵师傅教我的“盘道”行话,并且坚定信心不打败对方决不罢休,为了不让徒弟担心和畏惧,我振作精神!用双手手指梳理一下我凌乱的头发,大踏步向我的住处走去,我想;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认了,这正是;明知山有虎,我偏上虎山行,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手艺和技术已经得到大家的承认和认可,“盘道”未必你是赢家。

 回到房内,俩徒弟已经做好早饭,我刷牙洗脸后,告诉徒弟把酒拿来,在东北因为天气寒冷,早晨有喝酒的习惯,由于被逼,我们已经停工几天了,今天我要借酒壮胆,同时我和徒弟说了我内心的计划和打算,俩个徒弟表示支持我的想法,喝着正在兴头上,李大爷推门进来了,窗外面还站着一个陌生人,李大爷赶忙告诉我,那个人是木工头的徒弟,去找李大爷问我们是否接受“盘道”?如果接受就定在今天上午9点,假如不接受,按照江湖规矩应立即离开西丰或永远不能承接当地人的木工活,李大爷问我有何打算?为了我的名声和尊严,我毫不忧郁的接受了挑战,并问清盘道地点后,打发陌生人回去禀告他的师傅,我会准时赴邀。

 陌生人走后,李大爷一知半解的望着我,半天没有吭声,最后劝我不要胡来,多向人家说几句软话,李大爷哪里知道行里的规矩,这方面求饶是没有用的,吃过早饭,我告诉李大爷帮忙去百货公司给我买几尺大红布和几柱香来,我吩咐徒弟将干活用的工具“锛子”和“斧头”重新磨了磨,并用砂布打磨的睁光哇亮,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李大爷买了红布也回来了,我把红布分成大小不等的五块,分别系在“锛子”“斧头”“墨斗”“燃香” 和我的腰上,看看手表离9点还有半个多小时,有李大爷带路,我们师徒三人紧跟其后,我肩扛“锛子”,腰别“斧头”,俩徒弟分别手持“墨斗”和“燃香”,直奔“盘道”地点。

 “盘道”地点设在木工头的家里,由于东北的房子都没有院墙,几乎都是篱笆墙,且很矮大约一米多高,那时的西丰县城,楼房很少,虽然木工头住在县城,但也是农村户口,所以和我们一样就是个农村木工,只是在当地手艺比较好,小有名气,教过几个徒弟,我们去之前,名声比较大,李大爷看着我们师徒的阵势说;他的手艺也是和山东的木工师傅学的,所谓“盘道”未必在我之上。经过近半小时的步行我们来到了木工头的家跟前,看得出他家是很富足的样子,因为附近惟独他家不是篱笆墙,而是一米多高的砖砌成的花墙,隔着花墙我看到他家的院落很大,房子在附近也是一流的,是五间大瓦房,院子里好象有十几个人,可能是当地的木工或他的徒弟们。

  一进院,李大爷喊了声:“吴师傅,山东的王木匠来了。”

  出门迎接的是一位40多岁的人,看来这人就是木工头了,我扛着“锛子”礼貌的迎了上前去,“久仰吴师傅大名,今日受邀来访!”。

  吴师傅一看傻呆了,因为我扛着“锛子”进门,证明不是等闲之辈。

  也出于礼貌说了声:“兴会,兴会,王师傅有备而来,欢迎光临寒舍!”然后忙改口道:“我不请师师不临,师尊一到显神威。迎客!”

 我忙道:“你有金银堆满屋,我凭手艺度春秋。今日盛情吾难却,借助贵屋祭师祖。”

 院里的其他人一听都傻眼了,嘀咕着:“原来是一行家呀。”又看我腰缠红腰带,腰带里掖着把斧子,肩上扛着锛子,俩徒弟手捧墨斗和燃香,工具都系红布,好开眼界,簇拥着我们一同进了屋内。

 屋里最东间是客厅,东西南边摆放了一圈椅子和沙发,北墙正中放着一个方桌,桌上用一个临时钉的木架架着一把斧头,斧头前面有个香炉,两侧分别点燃着两烛蜡烛,还有一捆香摆放桌面。放斧头的地方,应该放锛子才对,看得出,他没有锛子,在东北除了做房架以外,实际上那时的锛子已经不常用了,木工的锛子是用来除妖辟邪的,从这点看,他吴师傅也是个一知半解,并非真正全懂,哈哈!这下我就放心了,接着就看我唱主角了,我心想,我非让你狗日的难看不可。

 沙发和椅子上全部坐满了人,瞬间,屋内鸦雀无声,我肩扛“锛子”,腰别“斧头”和吴师傅站在南边背靠窗户和沙发面向北边的桌子,俩徒弟手捧蜡烛墨斗站我身后两旁,凭这阵势就压倒对方半个点,看吴师傅的表情,这种形式的盘道可能也是头一回见吧?因为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很迷盲,趁势我知道已经占了上风,也就不怕那么多了,我和徒弟使了个眼色,共同将带的工具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前面的桌子上,又回到原地,只是我手中的“锛子”还毅然握在手中没放,吴师傅和在坐的各位都看着发呆,看来都是“雏”啊,我心里有谱了,忙把“锛子”交到徒弟手里,走到桌前从我们带来的燃香中取出三柱,点燃,双手捧香作三揖,口念:“烛光照射亮堂堂,师族神灵桌中央,今天受邀祭师族(鲁班),弟子先上几柱香。”同时我把香插在香炉。

 看吴师傅呆若木鸡,在座各位目瞪口呆,李大爷那里连连点头。哈哈,好!我再来!

 我从徒弟手里接过“锛子”。又念道:“学徒三年永不忘,师族教诲记心上,有人“锛” “斧”分不请,还敢自称江湖郎。”说完,我把吴师傅先前桌上的斧子取下,换上我带来的“锛子”。

 再看吴师傅,脸色涨的通红,众人和李大爷都在点头,这个下马威可厉害,我有意挑逗吴师傅,可他一言未发,仅仅两招,看来他已经服输了,可无人答话,为了缓和气氛,我还是自圆其说:“门内弟子全都有,祖师位前三叩首。”,说完,我看了看吴师傅,他会意点头,吴师傅一摆手,门内弟子都站了起来,大家都跟随着我跪地磕了三头,各自回到自己的坐位。

 我看大家都服软了,感觉还是不解气,又新出一招,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些臭小子。我道:“门内弟子再站起,听我把话说仔细,“黑”(指木匠)“白”( 指瓦匠)“红”( 指石匠)线本一家,跟我同温师族训。”,这回大家很自觉,都利马站起来,我顺便将桌子上的“锛子”取下,握在手里,面向众人,我说一句,他们跟着念一句;

 “一朝手艺学到手,三山五岭任我走。家家笑脸来相迎,餐餐都有肉和酒。你有金银堆满屋,我凭手艺度春秋。金银也有用尽时,艺如活水不断流!”

 领读完了,我紧接着说:“众弟子为师族爷上香!”我又给吴师傅送了个眼神,他第一个上来点香,作揖,三鞠躬。接着大家一一上香,整个过程吴师傅没说一句话,就象个局外人一样,并且口服心服。

 中午,吴师傅在饭店定了两桌酒席送到他家,实实在在的款待了我们师徒和李大爷,这真是;偷鸡不成反而使把米。席间吴师傅的徒弟和那几个当地木工都给我敬酒寒暄,吴师傅也道出了实情,他对“盘道”一说,并不怎么了解,当年他的师傅也没真正用心传授,只是了解木工的族师爷是鲁班,主要想借此吓唬吓唬我们,把我们撵走,没想到我出口成章,如此精通,我也顺便谈了些对盘道的规矩和对鲁班的认识,并且告诉他,我是得到师傅的真传,才敢应邀等等。

 我心想,我也是临场发挥,只是记住师傅教我的那几段顺口溜,自己又经过加工因地制宜而已,工具上系红布啊什么的,是自己昨天晚上一夜没睡觉琢磨出来的,主要目的也是能唬就唬一把,不就是几尺红布吗?没想到他们当真是行里的规矩了,哈哈,不过这些装神弄鬼的事情,是我自导自演的,吴师傅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也许还原原本本的传授给他那些徒弟们呢,

 从那次起,我和吴师傅成了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手艺,取长补短,喝酒聊天,那时的东北,手艺人不多,大部分都是山东和南方过去的,当地的木工只会盖房子砍房架和做当地死人用的棺材什么的,会做室内家具细作活的木工很少,吴师傅的活还算可以。

 通过吴师傅为我所搭的舞台,再经过我自导自演,我在西丰县更加名声大震,附近方圆几十里都知道有个小山东木匠很厉害,下面乡镇和附近县市几乎都留下过我们的足迹,例如:铁岭、开原、郜家店、安民、昌图等等……

 转眼间1982年的春节到了,我也即将步入十八岁年龄的大门,由于活太多,春节我和徒弟商议就不回老家过年了,分别给老家寄去了信和钱说明自己不回去的原因和理由,就从这一年开始,我碰到的问题更多,十八岁年龄的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开始接触领略爱情的滋味…… 现在想想那些事;有欢乐也有烦恼,有快乐也有忧愁,有喜悦更有一生的忧伤……

 现在常有些年轻人问我:爱情是什么?我面对他们的提问好象很尴尬,因为这个字眼,在我很小的时候,也为此迷惑不解,尽管过去我也问过很多人,他们的解答也不尽相同。现在年龄大了,对过去的事很少去想它了,做为男人,爱情无疑是和女人有关,所以,每当碰到年轻人的提问时,一个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面孔就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我一生中、一个个、最深刻难忘的记忆,最后我回答他们说:“爱情是看不到、摸不到的,是一生中最最纯净美好深刻的记忆。因为她太珍贵,所以,一般人是得不到的,但对每个人来说,也是人人都有的……  那就是:爱情就在自己的心里——或——心底。”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04)| 评论(1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