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越战争记录大全

戴旭:“新中国六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靠连续几场自卫反击战打出来的。”

 
 
 

日志

 
 
关于我

老山荣军非俺自己,他是对越自卫还击老山作战军人的总称,俺只是其中一员,从1979—1989年厉行十年的战争中,有无数中国军人长眠于那片土地,活下来的战友及牺牲烈士的亲人难以在那场痛苦的战争阴影中走出,我身为那场战争的幸存者,有责任把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传承后人,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经历有限,为此写原创及少,本博所有相关文章和资料,,均搜集于网络及相关书籍和资料,所以,难免有疏漏的地方,且真实性难以保证,请战友和网友见谅并予以补充!推送之《中越战争大全》圈子,以供读者。

网易考拉推荐

[转]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1979年3月9日)  

2009-05-11 20:08:21|  分类: 对越作战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 转自铁血社区 ]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三月九日

 

大约凌晨四点多钟,我被隆隆的炮声震醒了。我赶紧推了推还在熟睡的易春明等人:“快点起来,打炮了!”我们几个人马上从防炮洞中走出来,只听到我们的火炮分不出炮点的在猛烈射击,我们周边回荡着我军火炮发射和越军炮弹爆炸的巨响。

正当我们对这么早发生如此大规模的炮战感到纳闷的时候,老兵陈定清从指挥所回到我们的防炮洞。他一看到我们几个,就开玩笑地说:“你们几个人可真能睡,敌我双方火炮对射了4-5个小时,竟然震不醒你们,晚上12点的时候,班长叫了你们半天,你们没有一个人醒过来。真是够可以的了!”

接着陈老兵向我们介绍了当前的敌情,敌人是从晚上12点钟开始向我前沿进行炮火袭击的,一直打到现在都没有停顿。大概是昨天我军为了杀敌人的回马枪而进行试射暴露我军的作战意图,敌人为了破坏我们的作战计划而进行破坏性射击。

我们面前的敌人非常狡猾,不像是这十几天来我们碰到的孱弱的越南炮兵,今天敌人炮兵在对我进行射击的时候,同时在周边十几个地点扔手榴弹、放炸药包,以迷惑我们,让侦察兵难以判断敌人火炮真实的位置,使我炮兵不能对其进行有效的压制,在一个晚上的对射中,我们一二八师炮兵群实际上一直没有有效捕捉到敌人炮兵的真实位置。而越军炮兵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硬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军的整体作战计划。

在接连不断的我军火炮发射声和敌人炮弹的爆炸声中,我们几个人马上赶到了指挥所,看到指挥所里面的人员神情严肃,一个个敌人炮兵阵地的数据从观察所传过来,经过我们的快速计算,得出一组组的火炮射击诸元,一道道的命令从指挥所下达到炮阵地,一串串炮弹划过天空,飞向远方。

随着我的火炮压制力度的加大,越军炮火的反击力度越发猛烈,敌人的122毫米的炮弹或炸在巴当山的正斜面,或者从我们的头顶“日”、“日”的飞过,在400高地的正斜面发生强烈爆炸,距离我所在的位置也就三、四百米,看来敌人同样也是没有掌握我们的准确位置,几百发炮弹中的大部分都打到了400高地的正斜面上。

双方相互炮击了大约六个小时,天开始蒙蒙亮了,敌人的猖狂给我们一二八师两个炮兵群的压力越来越大,一二八师炮兵团决定让107火箭炮营加入对敌人的火力压制,彻底打掉越军炮兵的嚣张气焰。大约六点钟左右,107火箭炮在龙头附近发射阵地发出了怒吼,映红了半边天,极为壮观,但是由于天未大亮,把我军炮阵地的位置,明明白白地显示给了敌人。

李团长当时火就上来了:“老耿是怎么回事呀!天还没有亮就打火箭炮,从巴当山、400高地,一直到龙头都是我们团的人呀,一下子就把我们全部暴露了!”他马上下令:“命令炮阵地注意隐蔽自己,防止敌人炮击,巴当山后侧的团直车队做好防炮击准备,人员一律进入防炮洞隐蔽,指挥所、观察所人员一律进入工事,无关人员进入防炮洞隐蔽!”随着李团长命令的下达,全团上下全都行动起来,炮阵地保留了保持持续射击最低的人员配置,政治处、后勤处以及各连队的炊事人员、后勤人员、民兵全部在巴当山的死角处进行隐蔽。

果然不出李松亭团长所料,敌人的火炮有针对性地对着我们指挥所、后勤和三营炮阵地的方向打来,炮弹落下的密度越来越大,我们从接近山顶的位置,下撤到了山腰位置设置的指挥所继续计算我团压制敌人炮兵的射击诸元,我头戴钢盔,坐在堑壕里面,不断地推拉计算盘,翻查着各种火炮的射表,计算着一组组目标的射击诸元,为了防止敌人使用毒气弹,我们都把防毒面具掏了出来,放在身边以防万一。

由于双方连续的射击,我们已经习惯了炮弹从头上飞过的“日”、“日”声,知道“日”声一过,就是“咣”的爆炸声。大约在六点四十分左右,我发现敌人炮弹飞行的声音变得尖锐、急促很多,落地爆炸几乎把耳朵都振聋了,随着连续的爆炸声传来,好像巴当山都在抖动一样。

团长的脸开始发青了,跟张政委说:“妈的!130上来了!”

原来自从敌人发现了我们的阵地以后,把位于亭立省的130加农炮旅的一部给调了上来,参加了对我一二八师炮兵群的压制,130加农炮对我军炮团的122加农炮有口径和射程上的优势,口径大八个毫米,弹丸重5公斤,射程远6公里;对我团152加农榴弹炮有射程上的绝对优势,射程远13公里。基本上是他可以打到我们,我们却够不着他们,怪不得李团长脸会发青。

随着战斗的进行天越来越亮了,炸响的敌人130加农炮的炮弹越来越多,122榴弹炮的炸响越来越少。逐渐我军火炮射击的密度越来越大,形成了对敌的火力优势,但是越军130加农炮的炸点却离我们越来越近。随着几声巨响传来,大家都看到在我们很近的地方,有几团橘红色的火焰猛烈爆开,我赶快用双手捂向耳朵,希望能够减低对身体的伤害。在我的手还没有捂到耳朵的时候,“嘣”、“嘣”的几声就在天空炸响,接着就好像有一股气浪席卷而来,似乎想把我们吹走一样。

李团长大吃一惊:“越南人的炮弹安装了近炸引信!?”接着,他马上下令:“立即通报师指挥所和各营阵地,敌人使用了近炸引信,注意隐蔽,与作战无关人员一律不准出防炮洞!”

李团长的命令刚刚下达,敌人的130加农炮似乎完成了射击任务,不再发射了,山谷里面仍然在回荡着“嗡”、“嗡”的巨响。只有敌人的122榴弹炮还在对我进行射击。我们在巴当山看着130加农炮在对面的400高地留下的巨大弹坑,觉得十分后怕,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出声。

这个时候,我们连机务室的无线电维修技术员樊必元气喘吁吁地跑到团指挥所,向着团长政委敬了个礼:“报告一号、二号,我们团直停车场遭到敌人的炮火袭击,一发炮弹在停车场上方凌空爆炸,有二十多个人被弹片击中,伤亡情况不明!请团首长马上派军医下山抢救!”

李松亭团长、张堃政委马上命令卫生队副队长王克学带几个军医下山抢救,并请团卫生队马上向一二八师医院求援,确保受伤人员得到及时的医治。

这个时候,李团长的脸色由青转向黑色,和炮二师的林副师长、张堃政委商量了一下,下令:“指挥所马上向山顶转移,除侦察、有线、无线保障人员外,其余人员注意隐蔽!”林副师长、李团长、张政委、邓参谋长、莫副参谋长、作训股长王振玺、侦察股长陈裕文和我们计算兵、电话兵、无线兵一行十多个人,隐蔽地运动到巴当山的山顶。我们所有人都趴在山顶,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在1000米以外的情况,敌军的步兵正在班朱、砂尧、坤莫地区集结,敌人的炮兵由于没有了夜幕的掩护,清清楚楚地暴露在我们的目前,李团长手持望远镜,像点名一样:“侦察排,在04-01方格,敌人炮阵地一个,立即决定目标位置,准备射击诸元”、“侦察排,在05-06方格,敌人集结步兵,立即决定目标位置,准备射击诸元”、“侦察排,在02-02方格,敌人炮阵地,立即决定目标位置,准备射击诸元”……

在李团长有条不紊的命令下,各级指挥员以及侦察兵、计算兵、有线兵、无线兵、瞄准手、装填手、送弹手,高效地运转起来,随着团长的一声声令下,一批批炮弹飞向敌人炮兵、集结步兵和运输车队,压制了十几个目标,摧毁了十多门火炮,造成敌人步兵、炮兵和汽车兵大量伤亡,有效地打击了敌人,支援了我一二八师部队对敌大杀回马枪。由于敌人炮兵我彻底压制,再也没有了反击的力量,我们大家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司令部吴尚德股长跑上山来,找到团长、政委,团长、政委往山下走了几步,还没有等吴股长说话,李团长马上就问道:“后勤伤亡情况怎么样?”吴股长以沉痛的语气向团长政委报告:我团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的后方人员所在的团直车场,今天早上六点四十五分左右,受到敌人130加农炮的射击,大部分炮弹越过停车场落向龙头、400高地附近,有一发炮弹弹道过低,擦到了车场附近的一棵大树的树梢,造成凌空爆炸,飞溅的弹片击中了正在指挥民兵隐蔽的我团教导队司务长杨建华等人,造成了十一人伤亡,其中杨建华司务长身中四块弹片,中弹部位集中在胸腹部,击断了主动脉和中枢神经,杨建华同志和一位民兵当场牺牲,另外,一个民兵因主动脉被击中,失血过多,已经休克,还有八位民兵负伤,神智还清醒,现在十一位伤亡人员已经由团卫生队全部送到了一二八师医院处理。

听了吴股长的介绍,李团长一声不吭,神情严肃,张政委马上打电话向一二八师报告:我团停车场被敌人炮火袭击,造成一位干部、一位民兵当场牺牲,九位民兵负伤。当时,我们临时指挥所人员都没有出声,大家都感到心里面很难过。

杨建华烈士,中共党员,江苏省淮阴县人,1975年1月从广东省韶关市入伍,在我们连测地排当测地兵,1978年年底被提升为团教导队司务长,参战期间负责团首长小灶和团司令部配属民兵的管理。1979年3月9日上午6:45在指挥民兵隐蔽期间,被敌炮弹弹片击中,壮烈牺牲。

对于杨建华烈士,我不是很熟悉,我当兵的时候,杨建华已经是三年的老兵了,测地排营房和我们侦察排营房虽然是紧挨着,但是由于他借调到团属企业当给养员,很少回连队,我仅仅见过他几面,虽然不熟悉,但是他的牺牲,对我们连的干部战士的震动还是很大的,毕竟他四年另三个月的军旅生涯中,有四年是我们连的兵,我们连的干部和老兵都跟他很熟悉,对于他的牺牲,大家都觉得不好受。

李松亭团长的心里就更加难受了,李团长和杨建华烈士的父亲是老战友,当年在炮一师的时候,杨建华的父亲是军务科长,李团长是作训参谋,跟杨建华一家都很熟悉,应该说是看着杨建华长大的,今天老战友的儿子牺牲在自己的身边,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就这样被敌人夺走了,如何向老战友一家交待?

李团长没有说什么,转身回到指挥位置,一个一个敌人目标在他锐利的眼睛中无所遁形,我们的火炮在他的指挥下像长了眼睛一样,狠狠地砸到敌人的头上,炸得越军鬼哭狼嚎的。我们排长吴正家说:我们团长气疯了,一个班的敌人也当集结步兵,用一个炮兵营来打。

中午时分,战斗进行了一个段落,团的小灶已经把首长的饭菜送到了临时指挥所,指挥连的炊事班却没有送饭上来。我们从早上四点钟开始战斗,班长他们从深夜十二点钟开始战斗,大家已经连续工作了八到十二个小时了,不要说没有吃东西,就是一口水都没有喝过,战斗停顿下来,人的精神一放松,才发现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大家都等的着急了,往山下打电话一问,原来由于团直车场被敌人炮击,造成人员伤亡,我们连的孙指导员要求炊事班全部待在防炮洞里面,不准外出,到了做饭时间,炊事班也没有人做饭,在团司令部的要求下,才开始做饭,但是谁都不肯把饭送到山上面。我们班分两批下山去吃饭,班长先和易春明下山简单吃了个饭回来以后,我和陈老兵向他们两个交了班往山下走去,经过十几天的战斗和今天早上的炮战,通往山下的道路已经破败不堪,说实在已经看不出什么路了。

我们两个正在路上走着,突然我觉得脚底下一软,只听到“噗哧”一声,我马上把脚收了回来,只见一汪绿水冒出了地面,紧接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原来我踩到越南人的尸体上了。

我军每攻下一个越南的山头都需要打扫战场,我军烈士的遗体全部送回国内安葬,为了防止疫病的漫延,越军的尸体就地掩埋,一般是找一个弹坑,或者是找一段堑壕,把人扔进去,然后上面覆上一层泥土,越南属于热带气候,浅埋的越军尸体经过十几天时间已经完全腐烂、变臭了,我踩中的恰巧就是埋在弹坑中尸体,尸水和恶臭恶心得我们再也没有心情下山吃饭了,两个人马上回头,回到了指挥所。我把踩到尸体的鞋在地上搓了又搓,好在没有多少尸水沾在鞋底,一会儿就不臭了,恶心的感觉也好了许多,恶心劲一过,肚子又开始饿了。

张堃政委看到我们两个人那么快就回来了,关心地问:“小鬼,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有吃饭?”我说:“刚才踩到越南鬼的尸体上了,没有胃口吃饭了。”政委说:“不吃饭可不行,你们从昨天晚上6点钟吃的东西,到现在已经18个小时没吃没喝了,这样会把身体搞垮的!正好,司令部小灶送来的小米稀饭还剩下一点,你们几个一人一碗,垫垫肚子。”政委看到我们有点犹豫,马上说:“一人盛一碗,这是命令!不吃饱肚子怎么能好好战斗呢!”

我们喝着团首长匀过来的小米稀饭,感到好吃极了,倒不是小米稀饭有多特别,而是战争中我军团结友爱的官兵关系,体现出首长对士兵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们非常感动。

大约在中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我团接到师的命令,准备向新的指挥所转移,团首长下令司令部、政治处、后勤处以及指挥连、警卫排、管理排立即做好向边境方向转移的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大约有两个连的越军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在我的望远镜里面,敌人狰狞的面目清晰可见,这伙敌人可不是前一段我们打击的禄平、谅山一线的敌人,可以看出他们娴熟的个人战术水平,和默契的协同作战能力,在他们相互配合下,一会就攻击到奇穷河的边缘,我警卫巴当山一二八师指挥所、一二八师炮兵群第一分群、第二分群指挥所的三八三团两个步兵连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重机枪、轻机枪、伴随火炮响成一片。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在打退了敌人的一次猛烈进攻之后,步兵突然失去了的踪影,脱离了与敌人的接触,团长一边指挥火炮压制敌人攻击的节奏,一边命令指挥连、警卫排、管理排做好战斗准备。

这个时候,一二八师炮兵团耿清顺团长带着参谋、警卫、通信人员,来到我们团的临时指挥所,看到耿团长到来,我们马上起立立正,耿团长看着我们这些他原来的兵,只是跟我们点了点头,找他原来的搭档张政委和原来的副手李团长,两个团的首长在一起协调消灭眼前的敌人,相互掩护撤退的工作。一二八师炮兵团新的指挥所也设到了巴当山顶峰,在我们团临时指挥所附近。

我们对面的敌人已经渡过奇穷河,越过砂尧、坤莫两个村庄,向我们指挥所所在的巴当山前进,这个时候,只听李团长下令:“侦察排立刻准备敌人集结步兵射击诸元!”我们全班分两组协同作业,一组图板手决定观目、炮目距离和方向,计算手按气象条件、各营装药查射表计算射击诸元,另外一组进行复核,在两分钟内就计算出三个营的射击诸元。团长下令:“黄河、清河、海河注意,敌集结步兵,各炮1发急促射装填”,待各营已经完成了射击准备以后,李团长怒吼道:“放!”三营在龙头附近,一营、二营在爱店国内阵地同时向砂尧、坤莫的越军集结步兵降下弹雨!在这同时,一二八师炮兵团的四个营也同时向这伙猖狂的敌军进行急促射击,我们团有42门火炮参加射击,一二八师炮兵团有72门火炮参加射击,第一批射击的炮弹就达到了250多发,整齐地落在了敌人步兵的前沿,炸倒了一大片,这时候的越军再也不讲什么战术动作了,马上掉头就往回跑,第二批炮弹就落在敌人后退的路上,往左跑,炮弹就落在左边,往右跑,炮弹就落在右边,跑着跑着,能跑动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大约有几十个人跑进坤莫村旁边的一个树林子里面,我们在侦察股陈裕文股长的组织下,马上计算出新目标的射击诸元,李团长命令:“目标:集结步兵,各炮8发急促射,放!”下完命令,李团长嘴里面嘟囔着:“妈的!让你也尝尝空炸的滋味!”一二八师炮兵团也对同一目标进行了急促射击,大约有1000发炮弹覆盖了整个树林,待烟雾散去,树林已经成了白地。

就这样,三百多猖狂的敌人烟消云散了。

两个团谁也没有心思核算战果,团首长下令:“西海注意!我部掩护第二分群撤退,对追击敌人进行拦阻射击,西海指挥所准备转移。”

下午一点多,一二八师炮兵团主力开始向国内方向转移,我团的一营、二营从爱店,三营从龙头附近对追击我一二八师步兵的越军三三八师进行猛烈的炮火压制。

下午两点多钟,军炮兵团指挥所向爱店附近的长条山转移。我团各营指挥所、观察所继续遂行掩护步兵撤退任务,待一二八师炮火就位以后,三营阵地向国内转移,各营指挥所向长条山转移建立各营指挥所,观察所向612高地转移,建立前进观察所。

长条山指挥所是我们参战以来团开设的第五个指挥所,我们的车辆在弯曲的山间公路上行驶,由于道路上撤退的部队较多,解放牌汽车好像蜗牛一样的慢慢爬行,看着这样的交通状况,我们心里面暗暗着急,万一敌人对着公路来上几炮,准能打倒一片。几公里路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路过了三营的阵地,阵地副团长陈春凯、副政委刘永森等团阵地指挥所的首长都来到了路边,向我们团指挥所车队招手致意。

,一营、二营已经于三月五日下午转移到国内阵地,三营依然在龙头地区炮阵地,与国内的一营、二营一同担负掩护一二八师步兵和师炮兵团的转移任务,等到一二八师炮兵团在新阵地就位以后,三营也将马上转移到国内阵地,执行作战任务。

我们的新指挥所设置在距离爱店边防检查站一公里多的越南境内,在阳光下,爱店边防检查站好像就在我们身边。设在国内阵地的152加农榴弹炮阵地以每分钟一发的等速射对追击的敌人进行拦阻射击,我们团的指挥所设置在山腰上,观察所设在二号高地的顶峰,由于我们计算所的位置有高大的山岗遮挡,不担心敌人的炮弹打过来,所以我们只在山坡上简单地挖了一下,有作业和休息的地方就行了,在这个简单的坑里面,我们把帐篷和塑料布支撑起来搭了个窝,然后还捡来了一些松枝、松针把我们的窝铺的舒舒服服,把射击指挥仪、风速风向仪、气温、气压表等设备都架好。整理结束以后,除了值班人员以外,我们几个人下山到班听河的支流简单洗了一个澡,把十多天没有刷的牙认真刷了一下,感到人都清爽了许多,简直舒服极了。

回到指挥所,大家站在山坡上,望着在晚霞中的祖国美丽的大好山河,觉得非常的激动,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战斗中的什么危险、艰苦、牺牲的,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我带头唱起了电影《烽火少年》插曲:

春回大地翠油油,碧草红花如锦绣

眼望好山河,喜悦满心头

祖国祖国我爱你,我要为你去战斗

祖国祖国我爱你,我要为你去战斗。

随着我的歌唱,我的战友们都一起唱了起来,特别是唱到“祖国祖国我爱你,我要为你去战斗”的时候,战友们都留下了激动得热泪,大家反反复复地唱着这句话,就像是对母亲的倾述,直到我们的嗓音变得沙哑。这是我们出国作战以来第一次唱歌,第一次流泪。马上就要回到亲爱的祖国了,就要回到母亲的怀抱,激动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用歌曲表达的,我为能够成为人民解放军的一员,能够为我们伟大的祖国而战斗感到十分的光荣和自豪!

回到计算所,炊事班送来了红糖绿豆稀饭和压缩饼干,我们连卫生员郭熙平来到计算所,送来了净水片,还告诉了我们正确的使用方法。郭熙平是和我一块入伍的,当时我们都是河南省新乡市西王村公社栗屯大队下乡知青,他告诉我,杨建华烈士的遗体下午已经安葬在峙浪公社北边烈士山我们军烈士公墓里面。杨建华烈士遗体转移到一二八师医院后,医院为杨建华烈士擦干净了身体,换上一身新军装,用白色的棉布包裹起来,由担架排的战友和卫生队的军医护送上山,安放在已经挖好的坑里面,填好泥土,然后在墓葬前面插上一个木牌,上面写上烈士的名字、部队、籍贯等资料。我们对烈士下葬连一副棺木都没有感到十分难过。

晚饭后,除了参加战斗值班的人员之外,我们连和警卫排、管理排的战友聚集在一起,聊战斗、聊家乡、聊趣事。

大约下午六点半的时候,侦察股长陈裕文陪着邓儒国参谋长来到我们计算所,给了我们一批目标的位置,并给我们下达了新的任务:根据战区天气预报,明天天气较好,我军准备出动飞机出境作战,狠狠地杀敌人一个回马枪,今天空军联络组的人员已经达到我们军里面,目前各方面正在进行紧张的部署,你们要认真计算一下我们团各种火炮的最大弹道高是多少,特别是152加榴炮最小装药时,最大表尺的弹道高是多少。另外,我们今天说的东西在空军参战之前一定保密,对任何人都不要说。

我们马上拿出射表,打开射击指挥仪,马上就计算出我军打击这些计划内目标时,我团各种火炮、各种射程、各种装药的最大弹道高,经核实无误以后抄写下来,交给了参谋长。

射击诸元准备完以后,我们几个计算兵在一起悄悄地议论着明天出动飞机跨境作战的事,大家十分期待能亲眼看到陆空协同作战的场面。谈到大家感到疲倦了,都躺下美美地睡了一觉。

  评论这张
 
阅读(247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